网赌最好最大的平台

 首页 | 医院概况 | 政策法规 | 健康管理中心 | 新闻动态 | 就医指南 | 医保咨询 | 健康教育 | 心理辅导 | 党群工作 | 精神文明建设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健教>>正文

想想孩子:爸妈如何帮助被性侵的幼子
2017-11-27 16:32  

文 | 黄普凡 刘继婷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日新居」,搜索「日新居」即可关注。

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后,我们关注骇人听闻的事实,关注背后的利益集团,关注言论管控,关注性教育。诚然,这些都值得关注,但事件真正的核心群体,受到性虐待的孩子,对他们的关注,在哪里?

这一经历对他们的影响会是怎样的?以及,如何去照顾和治愈这些孩子?这两个问题,对孩子及孩子父母来说,才是真正决定命运的问题。

这篇文章,是两个心理学专业的学生,发现这两个问题的中文研究解答完全空白后,花了四十个小时,阅读大量外文文献和相关的外文权威网站后,提炼出的对被性侵儿童父母最有用处的资料。

CSA基础介绍

童年性虐待(Child Sexual Abuse),本文简称为CSA。根据2009年的一篇元分析,7.9%的男性和19.7%的女性在18岁前有被性侵经历(Pereda et al, 2009)。有意思的一点是,在这个问题上,父母社会经济地位的作用微乎其微(Finkelhor, 1993),也就是说,无论多么富有或者有权力,孩子被性侵的概率不会和别的家庭有差异。红黄蓝幼儿园,我国首都的高端幼儿园,似乎就是这个现象的折射。

CSA伤害的严重性,是超出一般心理学人士想象的。11月24号的《不只是被虐的孩子,整个社会都应激障碍了》及《儿童性虐待可以如何预防?|三种颜色之后真正需要的科普文》两篇文章,从心理学专业简略介绍了一些相关心理障碍的问题。

从这两篇文章,大家形成的印象可能是,CSA带来的影响,约等于一种心理障碍,要好好关心孩子,温柔对待孩子,必要时要找心理咨询师。

这是一种无知。

以医学疾病类比,如果把抑郁,创伤后应激障碍比作感冒发烧,那么,CSA,尤其是红黄蓝幼儿园发生的,相关分级中最高级的CSA,就可以被比作一场车祸后的截肢

(注:CSA有不同的分级,较低的类似于性骚扰,较高的则涉及性交)

CSA后,孩子以后要面对和承受的,父母以后要面对和承受的,沉重得我甚至反复想不写这篇文章,但不得不写。

因为孩子和他们的父母在以后总会遇到,总要去处理。这篇文章也许可能会给这些孩子们带来社会中的一些歧视目光,但是,这是我们这个社会,要去面对的。

近期症状

CSA近期出现的主要症状会有以下几条(Toledo & Seymour, 2013):

(1)躯体化症状:去医院查,什么病都没有,但孩子总说身体各种不舒服。

(2)自伤行为:孩子用各种方式伤害自己的身体,比如刀割自己,用火烧自己。

(3)焦虑情绪:惶惶不可终日,对各类事物没有安全感,常常感到担忧。

(4)抑郁情绪:灰心丧气,对周围的人和事不感兴趣,易发怒生气,好哭闹。

(5)自尊自信的降低:对自己的评价非常负面,觉得自己什么事也做不好。

(6)攻击性行为:击打周围的同伴,以及做其他各种伤害他人的事情。

(7)社交困难以及认知任务上的困难

最后,是CSA症状中,最特异,最核心,也是最让父母痛苦与难以面对的:

(8)性相关行为(sexualized behavior):与他人进行过于亲密的接触,展露自己的私密部位给其他人,制造充满性意味的图画、声音或交谈,抚摸或亲吻他人私密部位,严重的,会冲动性地参与到性活动中。

性相关行为背后,同时包含着两种矛盾的过程。第一是性欲减退(hyposexuality),CSA个体在面对性刺激时,会出现退缩回避的身心变化,性唤起会受到抑制。第二是性欲亢进(hypersexuality),CSA个体在周围没有性刺激时,会表现出对性的高度兴趣与相应行为(Rellini, 2008)。

CSA对孩子的交感神经系统、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以及免疫系统均存在伤害。强有力的研究证据表明,CSA导致的交感神经系统紊乱会让孩子时常处于一种性唤起的状态下(Rellini, 2008)。

比较幸运的是,约有40%的孩子在遭受CSA后并不会立即表现出以上的症状;然而,10-20%的无症状孩子在虐待发生后的12-18月内会逐渐恶化,恶化原因目前不明。

远期症状

前面的内容,都是在描述CSA近期的症状和机制,一个可怕的事实是,CSA的影响,往往是持续终生的,而且长期的症状远比近期症状恐怖。

长期症状主要集中在两方面(Putnam, 2003):

第一,较高概率罹患精神疾病,研究发现的有,重度抑郁症,边缘型人格障碍,躯体化障碍,物质滥用障碍,创伤后应激障碍,分离性身份障碍,神经性贪食症。

举例来说,如果受到最高级CSA,罹患抑郁症的概率是正常群体的8.1倍,自杀尝试的概率则达到11.8。与一般抑郁个体相比,CSA后的抑郁个体,抑郁后更多出现体重增加、嗜睡等症状,抑郁的治愈会更为困难和漫长,愈后效果也更差。

第二,更强的怀孕意愿,更高的早孕率,但生产后更容易出现分娩并发症,生下的孩子体重较低。此外,更高的性犯罪率和卖淫率,更高感染性病的概率。

长期症状背后,也观察到一些生理的变化,比如脑研究中,海马的萎缩、胼胝体变小,表观遗传研究中,CSA个体表现出特定DNA位点的甲基化(Beach, 2010)。

心理治疗

本文写到这里,全都是坏消息,而且是一堆坏到可能超越人承受极限的消息。只看这些,只能说,太愤怒,太悲伤,太绝望。幸运的是,一切都还有救,您这时看到这篇文章,还来得及

心理学的研究者们,从上世纪60年代起,就对CSA投入了海量的资源与智慧,到今天,形成了对这一问题成熟的认识和解决体系。

在一系列实践中发现,长期症状通过家庭与专业机构合力,能够有效地规避,而短期症状,同样可以将其控制到可接受范围。

本文后半部分,就主要介绍家长该如何去做,将孩子从深渊中拯救出来。

目前为止,研究证实,对CSA最有效的治疗方法是创伤聚焦认知行为治疗(Trauma-Focused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TF-CBT),这一疗法是由心理咨询师对孩子进行一对一的治疗。也有全家人一起参与的形式,家庭参与式认知行为治疗(Alternatives for Family: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AF-CBT)。CBT在短时时程内效果最突出,能够快速有效地改善各类症状。除此之外,一篇综合评估的文献指出,CBT外其他各类疗法对于改善各类症状也非常有效,尤其是对创伤后应激障碍,这些疗法种类各异,比如团体治疗,心理教育等(Harvey & Taylor, 2010)。

在这里本文要强调,CSA是心理障碍之母,想要治愈孩子,其复杂度和深度都是超出家长认识的,如果父母有一点轻忽,比如不带孩子去接受心理治疗,想只依靠家庭慢慢治愈孩子,那对孩子的影响可能是毁灭性的。想要让孩子重新站起来,需要两条腿,其中一条就是心理治疗,缺了这个,后果是您难以接受的。不要受到文章开始提到的两篇文章的影响,CSA比一般心理学人士的想象得都可怕得多,心理治疗是必须的!

可惜的是,中国的心理咨询队伍非常弱小,并且泥沙俱下,参差不齐。找到一位靠谱的心理咨询师是有一定难度的,父母最好专门了解一下,如何从履历判断心理咨询师的水平。这里我要提一句,国家的三级和二级心理咨询师证书,远远不能证明持有者是一个合格的心理咨询师,不要从这个上来判断。国内一些网站做得还是不错的,比如壹心理,简单心理等。

家长指南

让孩子重新站起来,另外一条腿,就是孩子的家长。

如果您是孩子遭受CSA的家长,您一定会感受到熊熊的怒火、沉重的自责、巨大的压力,失去对自己生活的控制感和安全感,惶恐与无助如影随行。

您可能感到,无法面对自己亟待抚慰的孩子,但是,孩子非常需要爸妈!比平时还要需要!

作为爸妈,您对孩子的反应非常重要。您可以支持孩子面对和处理被虐待的经历,在孩子哭泣自责的时候抱住ta,倾听孩子的叙述和感受。

家庭的抚慰与支持,是经受CSA的孩子恢复和重建正常生活的重要因素。我相信,您的心里一定是非常想要帮助和安慰自己的孩子的,只是不知道要如何去做。

在这里,本文介绍我们从大量外文文献和资料中提炼出的,父母应该如何对待CSA的孩子。

核心原则

有三点核心原则,贯穿于孩子互动的每一刻:

一、永不责备孩子

在面对痛苦的性虐待经历时,很多孩子会出现自责的想法和情绪,认为遭受虐待是因为自己“不够乖”、“不够勇敢”等。

这可能很难,但是您需要努力做到:

(1)向孩子明确的、反复的表达和确认:错误和责任并不在你,作恶的只是施虐者。

孩子的自责,可能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即使一段时间后减少了,也可能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重新上升。

从现在起,您需要不断的用坚定的语言和行为告诉自己的孩子,发生在他们身上的遭遇,全部都是那个作恶的人带来的,孩子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2)注意自己的言语和动作,不要让孩子认为,父母在责怪ta。

面对孩子受到的伤害,父母心急火燎,很容易在无意中把埋怨孩子的话说出口:“我告诉你不要一个人走小路,你怎么不听?”,“你为什么不及时告诉爸爸妈妈?”,“你当时为什么不会反抗?”

这些话语,或者其他责怪孩子的行为,比如,用失望的眼神看着孩子,只会使孩子更委屈,在自责的深渊中越陷越深。

永远记得,是施虐者,而不是无辜的孩子,造成了这些伤害。

二、主动,永不枯竭的持续接纳

经历CSA的孩子,可能已经表现出,或者在未来有很大的几率表现出前文所述的各类症状。这些症状,可能很令人沮丧,或者难以理解。

这可能很难,但是您需要努力做到:

(1)也许我不能马上理解你,但是因为你是我的孩子,我便不离不弃:

不要武断的分析评判孩子的感受和想法,孩子对CSA的一切反应,都是非常正常的。“你怎么这样想呢?”“你天天这样,有完没完了?”家是所有人的避风港,父母的怀抱是经受了CSA摧残的孩子的避难所。用言语和行为告诉孩子,您温暖的怀抱,永远向ta敞开,会拥抱孩子的任何想法和行为。

(2)随着时间流逝,新的问题和变化出现,请继续耐心支持:

如文章之前所述,CSA的影响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展露出来的,一些不良影响持续的时间可能很长,表现形式可能是父母非常不能接受的,特别是性相关行为。耐心,在这一场处理CSA负面影响的马拉松当中,尤为重要。当你感到就要失去耐心时,请再次阅读本部分的第一条。

三、安全感十足的沟通

这可能很难,但是您需要努力做到:

(1)相信孩子,认同孩子的感受。

很多遭受虐待的孩子都担心别人不相信自己,或者担心因为这些经历而遭受指责。所以,当孩子向您展露自己的经历和感受时,信任ta,明确的告诉ta:“爸爸妈妈相信你。”

孩子可能会有很多强烈的情绪,可能是混乱的、无助的。当他们向爸爸妈妈表达感受时,认同他们的感受,告诉他们,这样的感受完全OK,没有任何问题。

(2)倾听孩子自发的表达,不要过多询问。

在你为自己的孩子,提供帮助的时候,内心一定充满了疑惑和问题。很重要的一点是,只问那些孩子说了,但是没有说清楚的事情。不要过多的出于自己的好奇心来提问,也不要强迫孩子回答目前还不想回答的问题。尽量少问带有为什么的问题,这些问题可能无意中带有对孩子的责备和评判。

实践策略

一、冷静智慧地应对有关问题

遭受CSA的孩子是非常无助的,当他们向父母寻求帮助时,最不需要的就是一个同样无助和惊慌失措的父母。请您保持冷静,不要过分焦急,把“这个问题是可控的”信心传递给孩子。

除了冷静,还需要智慧才能将CSA带来的一系列复杂问题一一处理好。公认最令父母头疼的问题,是性相关行为。对于性相关行为,在保持最初三个核心原则的基础上,要小心地诱导和转化,具体的操作,需要您和心理咨询师进行沟通,共同设计。

需要注意的是,父母不要过度反应,每个孩子本身也有一些性方面的发展,对于那些正常的发展与变化,不要也带着对待非正常的性相关行为的方式。下面列出的内容会有助于您分辨正常与异常的性相关表现。

学龄前(0-5岁):

正常行为:谈论与身体部位有关的性别差异、怀孕和出生等话题;在家中或者公共场合的自我爱抚;展示或者注视隐私身体部位

异常行为:谈论性行为;与其他儿童的性接触经历;自慰,劝说和限制无效;向外阴部插入物体

学龄期(6-12岁)

正常行为:询问关于月经、怀孕和性行为的问题;与同龄小孩的“过家家”,如抚摸,亲吻和角色扮演等;在家中或者其他隐私地点自慰。

异常行为:对明确的性行为的谈论;要求成年人或者同龄人与自己进行性行为;在公开场合自慰,或者过度自慰,直到出血。

二、意识到孩子容易遭受侵害

遭受CSA的孩子,由于心理和行为上的改变,变得更脆弱,更易受到伤害。一些孩子容易成为校园霸凌的对象,还有一些孩子变得对他人易怒、高攻击性。作为父母,要特别注意保护这些孩子,尽量避免其他伤害的发生。

更为麻烦的是,遭受CSA的孩子,因为性相关行为及其他的障碍,可能再次遭受性侵害,这一点需要父母在各个方面都认真去考虑和监管。

向孩子传授正确的性知识和自我保护的措施,在新的学校寻求可以信任的人员的帮助和监护,这些都是有效的防护。

三、识别诱发源

CSA对于孩子来说是严重的创伤性事件,恐惧、暴躁易怒、高回避等症状,容易被与CSA有关的线索诱发。

注意识别自己孩子的诱发源以做好应对。这些诱发源可能是:看到与施虐者外貌相似的人、独自待在一个房间内、闻到某种特定味道的洗发水、某种特定的衣服或者床具的材质等,甚至其他日常生活中经常出现的情境。

四、技巧性地谈论感受

有时候,父母会发现,想要了解孩子的感受是很难的,或者孩子在表达对CSA的感受上存在困难。

可以尝试先从谈论日常生活事件的感受开始,比如以询问孩子“今天早上感觉怎么样?”,“昨晚睡得好吗?”作为一天的开始,逐渐扩大表达感受的事件范围。

五、持续学习

父母能够采取的最有效的应对方式,就是持续学习,用更多的知识和智慧武装自己。当你更多的了解关于CSA的信息时,你会更加容易识别孩子可能存在与过去的虐待经历有关的行为,而不会将这些行为归罪于自己;更容易理解和接纳孩子的表现。

最重要的是,不断学习,使得您能够以一种敏感而有智慧的方式对待孩子。学习,将最终使您能够以有益于孩子同时有益于自己的方式,对儿童期性虐待这个沉重的经历,作出最佳的调整和适应,而非被其阴影笼罩终生。

欧美国家,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将海量的人力物力,投入到CSA的学术研究、临床实践、机构建设和政策实施中,现在已经形成了完善庞大而成熟的体系。

但可惜的是,国内这一方面一片空白,甚至除了本文外,连一篇靠谱的中文资料都没有。如果您有良好的英文阅读能力,我们强烈推荐您到外文网站上更进一步去阅读更具体更深入的其他内容,在此我们推荐两个网站:

https://www.childwelfare.gov/

http://www.fosterparentcollege.com/index.jsp

除了自己阅读CSA的内容外,您可以阅读一些普遍的对待心理障碍的方式,其中核心是接纳、共情与支持,这些内容有很多的中文资料,您搜索就可以找到。如果条件合适,多和心理咨询师聊,他们能教给父母更合适更专业的内容。

最后寄语

红蓝黄幼儿园对孩子的伤害,越读资料越觉得心惊胆颤,甚至超出我读资料前的想象。某些人一时的扭曲快感,带来的是一个家庭一生的沉重负担。怒完之后,心中满是悲伤,写出这篇文章,就希望能够尽自己微薄之力,能够对家长和孩子们有所帮助。

希望看到的人能够转一转,让需要的家长能够看到这篇文章。此外,现在大家都了解到CSA那么高的流行率,哪怕不是红黄蓝幼儿园的家长,看看这个,可能也是很有益的,还是希望大家能转一转。

欢迎其他公众号的转载,转载前请到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

如果您有其他问题想询问,可以到公众号后台留言,我们会及时回复!

参考文献

Pereda, N., Guilera, G., Forns, M., & Gómez-Benito, J. (2009). The prevalence of child sexual abuse in community and student samples: A meta-analysis. 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 29(4), 328-338.

Finkelhor, D. (1993). Epidemiological factors in the clinical identification of child sexual abuse. Child abuse & neglect, 17(1), 67-70.

van Toledo, A., & Seymour, F. (2013). Interventions for caregivers of children who disclose sexual abuse: A review. 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 33(6), 772-781.

Rellini, A. (2008). Review of the empirical evidence for a theoretical model to understand the sexual problems of women with a history of CSA. The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5(1), 31-46.

Putnam, F. W. (2003). Ten-year research update review: Child sexual abus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Child & Adolescent Psychiatry, 42(3), 269-278.

Beach, S. R., Brody, G. H., Todorov, A. A., Gunter, T. D., & Philibert, R. A. (2010). Methylation at SLC6A4 is linked to family history of child abuse: an examination of the Iowa Adoptee sample. 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al Genetics Part B: Neuropsychiatric Genetics, 153(2), 710-713.

Harvey, S. T., & Taylor, J. E. (2010). A meta-analysis of the effects of psychotherapy with sexually abused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 30(5), 517.

关闭窗口

 
您是第 位访客
 

版权所有 : 网赌最好最大的平台-最新手机赌博游戏  地址:最新手机赌博游戏西门

 

值班电话:0371-86159120  

Baidu